🐦

【晓昊】可爱的疯子2

林向宇×宋歌
上篇:http://kcbea.lofter.com/post/1d34a191_12705d66


/

“要是世上只有我们两个人多么好,我一定要把你欺负得哭不出来。”

/

六儿不能吃辣。

在院里食堂大厨用藤椒把鸡鸭鱼肉轮着炒了一个星期之后,林向宇发现了这件事——六儿总在开饭之前一个人偷偷溜去食堂刺探军情,在充分考察过后据情况而定是否该躲避某一餐饭。事实上,这周从星期二开始,六儿每天都是悻悻而返,除了早餐那一顿紫薯糯米粥,他几乎不吃饭,前两天他来串房的时候,林向宇还能在他喋喋不休的间隙里听见那小肚子“咕咕”的呻吟,这两天都已经饿得没声了。

他隔着松松垮垮的罩衫把手放在六儿的小肚皮上,“是胃饿小了吗?”

六儿摇摇头,说不知道。

林向宇回头瞟一眼,病友扒在窗户上抠塑料膜抠得正起劲,他背贴床板一个翻身,拉开床头前的柜门,杵着脑袋刨了半天刨出个苹果。

“这谁的?”

“你管他谁的,能吃就行。”他说完指了指床板下。

六儿顺着他的意思伸手一摸就摸出把沉甸甸的瑞士军刀,他把刀捏在手心里攥得紧紧的,没有递给对方的意思,“你还藏刀?不怕被抓去电击啊?”

“这不还没被发现吗?”林向宇从六儿手里把刀抽出来,掰开,手指捏着刀刃一拉,开始削起苹果来。

六儿张着嘴巴,看他拿把瑞士军刀熟稔的削苹果就觉得滑稽。

“穷讲究!洗洗不就行了!”

“洗?”他回头看了一眼边抠边把塑料膜往嘴里送的病友,吞了口唾沫,“上面都是蜡,洗的掉吗?”

“哦!”六儿若有所思的点头,坐在那张稍微一动就嘎吱响的床上,突然想起什么,把袖口绾起来,露出一片巴掌大的淤青,眼角耷拉,鼻音格外的重,“你看,前天护士抽血的时候弄的。”

林向宇瞟一了眼,把削好的苹果递给他,云淡风气的说,“皮下出血,没事儿,又不疼。”

那苹果被挖得跟月球似的压根不成看相,六儿鼓了鼓腮帮子,不得劲,动作迟缓了些,对方不以为意,拿纸巾擦擦刀刃,把刀重新卡回床板底下又开始兀自念叨起来,“我跟你说啊,你就算吃不下菜多少要吃点米饭。”

“我就是不爱吃米饭。”六儿用门牙在果肉上面刮了一口,挺脆,意外的甜。

“爱不爱吃是一回事,人是铁饭是钢…”

“几顿不吃也不怎样。”六儿歪头笑,露出两颗虎牙。

“我说正经的呢!你抖什么机灵?”

“噢,那不吃除了饿和拉不出粑粑,还能怎么样呀?”

林向宇思忖了片刻笑起来,黏糊的手捏了他还算肉感的脸颊,“还能月经不调吧。”

“……神经病!”

六儿撇嘴,冲他斜眼,一巴掌拍掉那双揉捏的手,使劲咬一口苹果,后槽牙嘎嘣响,泄愤一样。

林向宇指了指他手里的苹果,上边赫然一个血印,“不信你看!”

白面娃娃瞪着曜黑溜圆的眼睛半晌没憋出一句话来,透白的耳尖子里涔着石榴红。他不擅长应付玩笑,这种少年秉性分明就和学生时代前桌的学霸少女如出一辙——你好好喊他名字他不理,骄傲劲儿,非抓两下辫子才回头瞪你一眼,要是再踢一下凳子,他铁定就闷声不响的边解算数边掉眼泪了,而且他哭得越凶你越想欺负,老师要来问也不怕,反正他总会抹抹眼泪说没事,大概是肚子疼。

六儿把啃缺的苹果举到他面前, “这是牙龈出血好不好!”末了像怕对方信不过,又是一大口,“你看嘛!”

林向宇忍俊不禁,揉乱六儿头发像折腾一只不安分的猫,直到六儿压着嗓子叫了两声他才作罢,意犹未尽的收回手,说,“我昨天做了一个梦。”

六儿眯眼,他接着道,“和你有关,要是你今天跟我一块儿去食堂吃饭,我就告诉你。”

“谁稀罕!”

林向宇在床头抽了一张纸递给他,倒头躺在床上,不再说话,六儿捏着剩下的果核在床边站了一会,抬脚踢在他垂坠在床边的小腿肚上,“哥,你以前是不是经常给女朋友削苹果?”

林向宇吐出一口气翻身背对着门口,没理他,六儿牙槽咬地发紧,末了把手里的果核摔碗一样砸在铁皮垃圾桶里面,转身回了房。

午饭时间有护士逐层楼招呼。

林向宇从房里出来的时候故意走得慢些,小家伙床上探头探脑的模样恰巧被他踅探的视线捕捉了,结果,嘴上说不稀罕的人最终还是在林向宇路过的时
候钻出了脑袋,“喂!你去吃饭呀?”

林向宇本想逗他,晃眼就看见了那嶙峋的手臂线条和突兀的腕骨,伸手将他从房里拽了出来,“你几岁啊?还敢喂?!没大没小!”

林向宇走得极快,六儿被他拽着手腕跟在后面直打跘。

“你慢点……哥你慢点!这罩袍挡着我迈不开腿!”

林向宇没回头,只是听到那声哥缓下了步子。

院里午餐是护士盛好以后按量分配的,未成年多一瓶AD钙。六儿那瓶被他在开餐之前就喝掉了,边喝边拿筷子戳着碗里的肉,耸了耸鼻子,眼里都是委屈。

林向宇挠挠他挡在后脖子上的头发,“你真的瘦了。”

他从侧面能看见他颧骨的弧度,像是丘陵的起伏,是柔和的棱角。

“瘦还不好吗?”六儿一边把碗里的藤椒炒肉往林向宇碗里夹,一边抖着腿吐舌头,“把你的外婆菜给我,光米饭我吃不下。”

“自己扒。”他把碗推到六儿跟前,随即从对桌的小胖子那儿一把抢过那杯刚插上吸管的AD钙,递到专注着扒菜的六儿嘴边,后者嘿嘿一笑,噘着殷红的小嘴猛吸一口,挪开的时候,一滴奶从沾着六儿口水的吸管口弹到了林向宇脸上。

“你当心小胖子跟护士姐姐告你的状,还跟小朋友抢吃的。”六儿就手拿起桌子上面那张刚刚被他抹过油嘴的餐巾纸,要去给林向宇擦脸,被林向宇一啪掌给拍开。

“我怕什么?我的小瘦子也是个小朋友。”

“切!”六儿埋头吃起饭来,耳尖又染红。

“我没给女朋友削过苹果,不过倒是给我师傅削过一次。”

六儿眨眨眼,半天才想起他说的是上午的问题。

“你师傅?”

他反应过来愣了神,眉心一沉,摇头道,“没什么。”

六儿抹抹嘴,不依不饶,仿若捕捉了什么要紧的秘密,油滋拉糊的手扯住他袖子, “哎!有什么不能说的?”

“那倒不是。”林向宇又恢复先前那副玩味的神情,叫六儿看着发憷。“是没什么啊,就是上次我给师傅削苹果的时候呢,是因为我想追她。”

六儿把吸管咬得扁扁的, “那你追到她了吗?”

“你猜?”

“关我什么事?我不猜。唉!你先前不是说要告诉我你做了什么梦嘛,还说不说啦?”

“你真想听?”

“不然我来干嘛?”

“我梦到夜里有个人来找我。”林向宇露出意味不明笑意,“他扒在我床边上一直念道,你太烦了你太烦了,还指着我的鼻子说,你要是再往我梦里跑我就把你塞到马桶里。”他说完看向六儿,后者埋着脑袋把透明的吸管咬出白色的斑纹,小声嘀咕,“和我有什么关系。”

“和你没关系啊,我只是觉得那个人的声音和我们六儿怪像的。”他把手捏在六儿的耳朵上,那里简直烫手,“喂!宋歌。”

小家伙根本不敢转过头来,斜着眼珠瞄他,警惕得像只兔子。

“漫画书里说喜欢咬吸管的人性 欲都强。不过你毛都没长齐,应该不算。”

“谁说的?”六儿一咕噜支棱起脖子,“我马上就要成年了!”

“哦!”林向宇故作恍然大悟,小家伙一下反应过来,那模样像是天灵盖要冒烟。

“漫画你可以看看,叫《下垂眼》。”他撑着下吧,对方无处安放的视线让他觉得没什么比欺负六儿更有意思了。

“我不看!”

“真不看?”

“不看。”

“不看你肯定会后悔的。”

“为什么?”

“你猜。”

我肯定不会告诉你,因为书里还说,“全宇宙我最喜欢你。”

/

他望你,目触是一颗坠落的陨石,像神抵恩赐一个圆满的乞灵。


TBC

评论(15)
热度(32)
© 骨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