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没有夜莺的玫瑰(微小说)


墙缝里的壁虎知道房子里的全部秘密。

比如双胞胎哥哥从来没对李拼说过爱,以至于李拼从小就认为爱是隐秘难言的情境,就像婴儿的饥饿,青春期少女的蛀牙,流浪汉皲裂的指缝间吱吱作响的烟头,祖母病殁前胸腔里空荡荡的震动,一切渺小而致命的破碎。因此他在给予爱的喻言里,称它是天寒地坼与赤裸的肉体,行迹惨烈。他赋予了爱最极端的残酷,如同恰泼莱托神龛前秉烛的信徒,任何微渺的恩与都将成为无上宽厚。

直到第一个告白者出现,她理所当然被当成了世上最勇敢的战士,理智在鏖战开始之前一败涂地。唯一遗憾的是少女那身白裙子。

“我该如何报答她呢?”夜里他钻进哥哥冰冷的被窝,四肢所表现的依赖如同攀着葡萄架的藤蔓,玫瑰园里的御林军,他把滚烫的右脸紧贴在哥哥胸口伏听安眠曲,“或者说,如果我爱你,你将如何报答我?”

哥哥一如既往的缄默,与李拼紧贴的皮肉如同被光束烫破的影子,在鲜活的体温中以一种枯败的势态缓缓消弭。

“我知道了。”

半梦半醒之时,李拼想起了哥哥葬礼上那束还没除刺的长茎玫瑰。

直至最后一刻他还是不清楚哥哥是更喜欢玫瑰的红还是他留在刺上的血。

后来从通风口逃出去的壁虎告诉远方的少女,昨天夜里别墅着火,烧死了少年和他的尸体。

-end-

评论(1)
热度(16)
© 骨头 | Powered by LOFTER